<rp id="262vb"><sub id="262vb"><dl id="262vb"></dl></sub></rp>
  • <rp id="262vb"><sub id="262vb"><dl id="262vb"></dl></sub></rp>

  • <blockquote id="262vb"></blockquote>

    <video id="262vb"><bdo id="262vb"></bdo></video>

    1. <video id="262vb"><bdo id="262vb"></bdo></video>
    2. <blockquote id="262vb"><wbr id="262vb"></wbr></blockquote><b id="262vb"><track id="262vb"></track></b>

        1.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電力供需緊張下建設省間現貨市場的思考

          發布時間:2023/01/19    信息來源: 電聯新媒

          2022年迎峰度夏期間,受持久高溫、用電需求增加、電力供應緊張等多重因素影響,多地電力市場交易出現價格攀升的現象,其中省間現貨價格更是在近期多次突破紀錄。省間電力現貨的價格突起可能是偶然,但省間電力現貨市場的壯大發展確屬必然。

          建設省間現貨市場是電力市場化改革的必然要求、內循環發展下的必由之路

          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以來,我國電力市場建設穩步有序推進,主體多元、競爭有序的電力交易市場體系和格局初步形成,市場在資源優化配置中作用明顯增強,市場化交易電量比重大幅提升。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在2022年1月份發布的《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體系的指導意見》中提出在2025年“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體系初步建成”,要求“跨省跨區資源市場化配置和綠色電力交易規模顯著提高”,再次彰顯跨省跨區電力市場的重要性。

          自2017年我國啟動跨區域省間富余可再生能源電力現貨交易試點以來,省間電力市場不斷發展,隨著新的形勢和要求不斷變化,在最初的跨區域省間富余可再生能源電力現貨交易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市場設計,于2021年11月印發我國首個《省間電力現貨交易規則(試行)》(簡稱《規則》),規則的印發標志著我國在構建“統一市場、兩級運作”的電力市場體系上再有突破,是中國電力現貨市場建設的重要里程碑。

          與第一批、第二批現貨市場試點省份建設情況類似,省間電力現貨市場同樣走過了從模擬試運行、試結算、結算試運行到連續結算試運行的循序漸進的建設與完善過程。從發布《規則》至今,省間電力現貨交易已經經歷了5次不同周期的試結算和試運行,從2天、4天、7天延長至整月、季度、半年度。省間電力中長期交易和現貨交易通過市場化手段,發揮不同地區間資源互補互濟作用,對于落實國家能源戰略、實現能源轉型、促進清潔能源消納和能源保供以及推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發揮著重要作用。

          2022年6月,國調中心、北京電力交易中心發布的《關于開展省間電力現貨交易連續結算試運行的通知》開啟了國網區域為期半年時間的連續結算試運行,進一步推動了國網區域省間電力現貨市場的建設和發展。2022年7月,南網區域首次跨省進行現貨交易,當日市場化成交電量達27億千瓦時,標志著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體系率先在南方區域落地,南網區域首次實現了區域間的電力現貨交易。

          眾所周知,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電力消費市場之一,也是最具活力的市場主體。在全球經濟發展充滿不確定性的當下,國家提出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新格局下《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體系的指導意見》應運而生。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體系勢必會開啟中國電力市場化改革的新篇章,將步入整體優化提升的階段,而省間電力現貨交易的茁壯成長也將為推進跨省跨區電力市場化交易、促進電力資源在更大范圍優化配置、促進內循環經濟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省間現貨市場反映時空價值是應對市場異常、確保電力供應安全的保障

          自2017年以來,由國調中心組織的省間現貨交易的雛形——跨省區富余可再生能源現貨交易已平穩運行5年多,累計成交電量超過250億千瓦時。省間現貨交易在發揮大電網優勢、優化電力資源配置、消納可再生能源上具有重要意義,為推進省間現貨交易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22年7月份以來,受持續高溫影響,全國各省電力供需形勢偏緊,用電負荷不斷刷新歷史紀錄。受此影響,省間現貨市場中購電省份需求增長明顯,而送電省份由于保供壓力,增送能力減少,形成供不應求的省間市場形勢,華東等多個主要受端地區為保障省內電力供應穩定,持續高價購買省間現貨電量,推動省間現貨市場價格大幅上漲。省間余缺互濟的電力市場化機制在這段時間的省間電力現貨交易中作用明顯,在當前“兩級申報、兩級出清”的交易機制下,省間現貨市場實際上就是省內現貨市場的增量,這部分增量對緩解受端省區的電力供需緊張起到了有效作用。同時,這也真實反映了電能的時空價值,電價曲線呈現出明顯的單峰單谷特性,凌晨時段供需形勢相對寬松,價格較低,白天價格開始攀升,午間光伏大發時段價格略微有所下滑,但日間整體價格仍然保持在較高水平,隨后隨著晚高峰到來,價格繼續攀升達到峰值,午夜后隨著用電需求降低,電價開始回落。

          近年來,我國電力供需形勢正在發生快速變化,極端天氣和用電高峰期間保障電力供應的難度逐年增加。省間電力現貨能夠真實反映電能的時空價值,通過省間現貨交易大范圍、短周期的交易機制設計,能夠以市場化的手段引導電能在平衡富裕地區和平衡緊張地區之間及時調配,激勵發電企業在滿足本省電力供需的基礎上主動頂峰發電,提升全網電力供應能力,促進電力資源共濟、電力能源保供。目前,雖然省間現貨市場還處于探索起步階段,為了爭搶省間增量,相當一部分市場主體會采取貼近邊際成本的報價策略,市場競爭激烈。但伴隨著省間電力市場建設加速推進,其市場范圍和交易規模不斷擴大,各類型發電機組都將進入其中進行交易,對各地區跨省區緩解電力供需壓力能夠起到更為關鍵的作用。

          省間電力現貨交易是我國多層次統一電力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落實國家能源戰略、推動電力市場化改革的重要舉措。省間電力現貨交易的不斷壯大與發展,對實現新型電力系統建設過程中的電力保供和低碳轉型目標具有重要意義。

          省間現貨市場發展仍需及時總結經驗,不斷完善電力交易規則補足短板

          近年來,國際上各國電力市場遇到緊急狀態而暫停電力現貨乃至整體交易運行的情況頻出,從2020年8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限電事故到2021年2月得克薩斯州大停電事故,特別是2022年6月15日,澳大利亞電力市場運營機構AEMO宣布暫停運行電力現貨市場,這是澳洲電力現貨市場首次暫停運行,該市場直至6月24日才正式恢復運行?;仡櫄v史,我國自2000年以來共經歷了4次大規模的限電事件,分別是2003年、2008年、2010年和2021年,這其中既有因為工業用電快速增長疊加持續高溫天氣因素造成的缺電,也有因為冰雪災害,電力設施受損嚴重造成的限電,這些事件都對我國電力交易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從我國自身情況看,電力供需矛盾在全國局部區域內時有發生,而電力市場化改革是推動我國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重要體制性保障,是從根本上解決電力供需矛盾的“靈丹妙藥”。從當前實踐看,我國電力市場建設的主要矛盾和難點在于跨省區的電量消納和電力平衡,而省間電力現貨交易正是可以緩解主要矛盾以及推動電力市場化改革的“試驗田”。下面從多角度分析其中的關鍵問題及解決思路。

          一是從擴大市場主體參與范圍方面考慮,要放開買方市場主體參與資格。省間現貨交易規則明確規定市場主體包括發電企業、電網企業、售電公司、電力用戶及市場運營機構,并且按照規則,符合準入條件的電力用戶可以參與省間電力現貨交易,但目前在實際運行中,購電方僅允許電網企業參與,未來需要允許售電公司、電網代購、電力用戶作為買方參與市場,以調動全網更多資源參與省間互濟。

          二是從供需兩端綜合因素方面考慮,要加強電力供需形勢分析。全國范圍內大面積電力短缺,當然不是一日之痛,也不是一地之疾。要加強經濟形勢分析和氣象因素分析,統籌地區產業結構、用電特性、發電能力等因素,科學研判電力供需形勢,總結歷年以來溫度與用電負荷的耦合關系,強化電力氣象災害預報預警,通過對各因素的多重分析,做好精細化電力調度,深挖本省區內部和跨區跨省保供潛力?!笆奈濉逼陂g,全國跨區跨省輸送電力容量將超過3.5億千瓦,每年輸送電量達1.5萬億千瓦時左右。這些輸出電量能否合理消納,或者說這些跨區跨省余缺互濟電量能否成功交易,均取決于形勢分析是否及時、跨省區電力市場是否完善。

          三是從推動市場化改革不斷深化方面考慮,要全面推進電力市場信息披露,重點落實《電力現貨市場信息披露辦法》相關要求。在市場化程度較高的西方國家電力市場中,信息披露機制已經相對完善,已經到了為防止信息過度披露增加市場力,而制定了信息公開和保密相結合的披露機制階段,而目前我國的電力市場信息披露不論是從制度完善還是從披露深度、廣度來講都相對偏弱,體制機制建設均在起步期。省間現貨交易作為電力現貨市場中的關鍵組成部分,自省間現貨試運行以來,電網信息披露仍是制約市場主體報價策略制定的主要因素,省間現貨市場覆蓋全國大部分省區,市場形勢復雜多變,交易報價的精細度要高于省內市場,市場主體交易決策對信息披露的依賴程度更高。目前平臺中對各省的負荷預測信息、交易申報量、分交易路徑成交信息等還未發布。各省交易的信息披露建設進度不一,部分地區依然保持交易平臺和調度平臺雙系統運行,對市場主體獲取信息和交易申報都造成了一定不便。

          四是從繼續填補電力市場化改革暫缺的“拼圖”方面考慮,要加強發電側容量補償和用電側需求響應。在電力現貨市場不斷發展壯大的形勢下,為保障我國電力系統容量充裕性及燃煤機組的合理收益,容量補償機制需要加速推進?!半p碳”目標下,我國風電、光伏等新能源裝機增速明顯高于火電,火電發電占比不斷被擠占,但在維持電力系統穩定性以及故障穿越能力方面,火電較風電和光伏具有顯著的優勢。因此,在火電機組大量承擔調峰任務后,必須出臺合理的容量補償機制保障相關企業運營和投資的積極性,而保持合理容量的火電機組對保障供電可靠性和“雙碳”目標的實現具有重要意義。通過對澳洲電力現貨市場暫停原因的分析和我國情況對比來看,新型電力系統及其相應的市場機制,需要通過容量補償機制實現對電源建設的長期引導與鼓勵,電力系統運行需要多樣化的電源組合和需求側資源共同實現新常態下的電力供需平衡互動。目前,我國山東省、廣東省已有對燃煤機組的容量補償政策,未來隨著全國統一電力市場的建立和省間電力現貨的不斷發展,或將有更多省份出臺相關政策。

          用電側需求響應是新型電力系統必不可少的內容,它反映了更加科學的電力系統管理思路,即電力系統中的每一個參與者都有義務保證電力系統安全、經濟和高效運行,在電力現貨市場環境下,需求側響應愈發接近本質。通過一組數據來看,2020年11月25日,山東電網實施的首次經濟型填谷需求側響應成功出清,出清電力負荷10萬千瓦。11月27日,山東電網緊急型填谷需求側響應負荷突破60萬千瓦。這兩次需求側響應的成功實施,標志著山東電網基于電力現貨模式的“雙導向、雙市場”需求側響應機制得到市場主體的廣泛認可,探索出一條電網負荷側資源參與源網荷儲協同互動的新路徑。在電力現貨市場環境下,這種需求側響應方式打通了電力批發市場節點電價和零售市場動態電價之間的壁壘,充分發揮了負荷資源靈活性強的優勢。

          最后,省間電力現貨交易是我國多層次統一電力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落實國家能源戰略、推動電力市場化改革的重要舉措。目前,省間現貨交易在市場建設方面,還存在信息披露不到位、價格限值不合理、成本費用向下游疏導不暢、容量補償機制缺失等共性問題;在國網、南網經營區域內,跨省跨區交易仍未完全放開,市場主體尚未完全參與。隨著電力市場化改革的不斷深入,只有加大放開跨省區現貨以及中長期交易的力度,并在運行中及時總結經驗教訓,發現問題并加以修訂、完善交易規則,才是我國電力現貨市場建設的關鍵任務及解決思路。



          上一篇: 2022年中國能源高      下一篇: 國家電網:將開展“整

          【打印】   【關閉】

          av天堂精品久久久久_久久综合丝袜日本网_国产又爽又黄的视频免费看_亚洲一级精品视频